高教视点

[中国青年报]ACM主席雅尼斯·约安尼迪斯:中国人再次获得图灵奖的时间不会太久

发布日期:2023-11-22 发表者:陈治国 浏览次数:




预训练大语言模型的价值在哪里?如何破解技术应用带来的隐私保护?学术团体的作用是什么?专程飞到沈阳参加2023中国计算机大会(CNCC)的国际计算机协会(ACM)主席雅尼斯·约安尼迪斯(Yannis Ioannidis)教授接受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采访。

约安尼迪斯现任雅典国立和卡波迪斯特里安大学信息学和电信系教授,他曾任这所知名大学校长10年,还曾负责“雅典娜”研究与创新中心。

创办于1947年的ACM是一个有广泛影响力的国际科技、教育组织,会员遍布全球大多数国家,每年出版大量国际学术期刊,举办几百个专业会议,促进信息技术的发展。

计算领域的诺贝尔奖——图灵奖,就是由ACM于1966年创办的,每年颁给为计算科学作出杰出贡献的学者。2000年中国科学家姚期智获图灵奖,这是中国人首次、也是唯一一次获得此奖项。ACM在中国的活动由ACM中国理事会负责协调。

近些年,ACM与中国计算机学会(CCF)有密切交流与合作,已经有多位图灵奖获得者参加中国计算机大会。CCF的个人会员,很多同时也是ACM的会员。

2023中国计算机大会是第二十届,1.3万线下参会人数也是历年来最高的。几百名演讲者,130个技术论坛,涉及了信息科学及其应用的各个方面。

这些信息都让约安尼迪斯感觉到CCF的快速成长。他还知道,CCF开展了许多与计算相关的教育活动,设立了很多奖项;“计算机博物馆”正在浙江东阳加紧建设;CCF还在苏州建立了会员分部。CCF与ACM有很多合作,未来还会有更多合作。

他认为科学领域的学术协会,不是单纯的学术与科研组织,应该有更广泛的作用,像ACM、CCF,能够把政府、学术界以及与计算有关的工业界联系起来,促进学科发展。

约安尼迪斯回忆他年轻时,加入ACM这样的学会非常自然。但这些年网络发展,人们很容易获取相关信息和知识,年轻人加入学会的意愿不强,认为加入学术组织的必要性在减弱。因此他作为学会领导者,面临很多挑战:“科学专业协会的意义在于能够把不同的力量团结在一起,解决全球重大挑战,例如气候、贫困等问题。每个学会有自己的道德规范和准则,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团结起来非常重要,把数以万计的计算机行业人士团结在一起,共同解决一些关乎人类社会发展的大问题。这很像联合国起到的作用。”


百花齐放才是春:“百模大战”不是浪费


ChatGPT的出现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被认为是人工智能领域一场革命性的突破,正在引发一系列深刻的连锁反应。10月26日至28日在沈阳举行的2023中国计算机大会,3天时间里共有130个分论坛,其中有多个论坛专门讨论GPT,观众挤得水泄不通。其他论坛,无论是讨论生物、医疗、金融、隐私保护,还是音乐、绘画、公益助老助残,讨论者也大都谈到如何利用GPT赋能这些领域。

“ChatGPT对于计算机科学,甚至对于科学而言,都是令人震惊令人兴奋的一个突破,具有重大意义。”约安尼迪斯说自己羡慕那些能够做出GPT技术的人,很希望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约安尼迪斯强调,GPT只是大语言模型中的一类,他谈及的是一般意义上的大语言模型,“之所以觉得这个技术很震惊,是因为它能够捕捉人们是如何使用语言的,这个非常重要。”

“还会有很多这种大语言模型,一开始有个基础的基本模型、通用模型,然后在此之上会构建很多专业领域的模型。”约安尼迪斯解释,专业领域一方面是针对不同的语言,另一方面是针对不同的产业领域,语言翻译、医疗、交通等其他领域。他知道中国的专家正在构建面向中文的大语言模型,这很有意义。

ChatGPT出现以后,引发了这个领域的研究开发,有人说“百模大战”已经不能概括中国目前的进展,太多研究机构、企业在开发自己的大模型,那么这种重复竞争是否有必要,是不是一种浪费?

约安尼迪斯认为这个问题还没有最终的答案,因为目前还不清楚基础模型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在基础模型构建这个层面上竞争是好事。当然竞争就有淘汰,有一些会活下来,有一些会死掉。他引用毛主席的话“百花齐放才是春”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多个大模型开发不是浪费,需要竞争。


培养创新人才要给想象力留出空间


诺贝尔奖、图灵奖一直是中国人的心头之痛,这说明在基础创新领域我们还有很大差距。约安尼迪斯接触过一些中国学生,他觉得其中一些人确实非常有创造力,但如果从统计上来看,创新性整体上还是有所欠缺。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在中国,包括在希腊、在欧洲一些国家也存在,主要存在于延续传统教育体系的这些国家。传统教育体系强调的是学生要学习,不断吸收现有的知识,但是很少鼓励他们跳出现有的知识,去想一些更新的东西。”约安尼迪斯觉得,教育体系改革很有必要。

他强调,教育改革从大学开始改可能就已经晚了,要从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整个教育体系都应该做出改变,培养孩子的创新性。他还引用爱因斯坦的话,“想象力比知识重要”,强调一定要给想象力留出空间。

“目前,图灵奖获奖人数美国最多。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的候选人不太好,未来世界各地的获奖者比例肯定会越来越多。中国各地有大量优秀的科研人员,有很多大学,中国人再次获得图灵奖的时间不会太久。”谈到这个愿景,约安尼迪斯很期待,“这将不仅证明中国人、日本人、希腊人、巴西人或非洲国家的人能够获奖,这更将展示出世界各地计算机研究人员和科学家的力量。”

他希望把计算机领域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共同前进,“我也看到,这几年世界似乎正在分裂,国际合作产生障碍,我希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世界各地的人,我们的领导人应该意识到,人类共同面临很多问题。”

他介绍,今年发起了ACM4.0,因为去年是ACM75周年,接下来进入第四个25年,所以他为其起名为ACM4.0。这个计划涉及不同维度的探索与推动,包括一些活动与科学研究,这是计算机专业领域的社会责任。他很希望能够为联合国解决全球可持续发展作一些贡献。


全球原生问题技术衍生问题,都要靠计算技术来解决


信息技术快速发展,诸多应用给生活带来便利,比如独居者遇到特殊紧急情况,可以通过手机及时求助,但同时隐私保护成为人类面临的一个难题。“平衡”这两个字是约安尼迪斯给出的思路,“在两大维度上需要研究解决方案,一是信息加密技术,另外是进行政策约束。”

信息加密技术,现在有些技术比较成熟或者趋于成熟。例如同态加密、差分加密,还有数据综合等。

关于政策约束,他特别提到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关于个人数据的使用,要遵循“同意原则”,“不同的政府,有不同的办法。各国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制定隐私管理的政策,保护每个人的隐私。”

“技术促进了社会发展,同时也带来了新问题,所以谈到技术的作用,我们应该从两个不同角度分析相关解决方案。一方面技术能帮助解决世界原生问题,比如贫困、气候、男女平等的问题等;另一方面技术可以解决技术本身带来的衍生问题。“不管解决哪一类的挑战,接下来都要依赖计算机技术。包括解决隐私保护问题。”

他还举例说,现在训练大模型、研究数字加密货币,甚至进行隐私保护,这些都需要巨大的算力。这些巨大的计算任务会产生很多热量,实际上在加重温室效应,这也是技术所带来的问题。可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还得诉诸计算机技术,比如设计更加低功耗的处理器,设计更好的算法,通过计算技术研究新的计算技术,解决计算自身所带来的这些问题。

2015年,联合国提出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都是大的问题,包括贫穷、气候危机等问题,该计划希望在2030年能够解决,使得人类社会可以持续向前发展。否则地球非可再生资源枯竭,将造成人类无法发展。

约安尼迪斯非常关心全球可持续发展、气候问题,他是欧洲研究基础设施战略论坛(ESFRI)的希腊代表,也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全球气候中心的联合主席。他认为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非常重要,目前联合国组织全世界1800多所高校的研究者,让大家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其中有1项技术对于解决这17个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是不可或缺的,这就是计算机技术。当然还需要其他的一些技术,但是如果没有计算机或者计算技术支撑的话,任何一个问题几乎都无法被解决。”团结、共同解决是他一再强调的,“所以不管是ACM还是CCF,愿景都是要把大家汇在一起,解决世界需要关注的大的问题,把大家的力量团结在一起才能够去解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新玲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http://news.cyol.com/gb/articles/2023-11/22/content_nyvjW9ie3x.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